政府職能部門的延續性是必然的,但在新興街城管綜合執法部門,一個執法隊長換人了,事兒也就放下了,從此一問三不知,沒人管了。記者半年前就新興裏一處市民質疑是違章建築的信息提供給了該部門。但時隔半年,當記者再次找到該部門瞭解之前反映的建築是否屬於違建的時候,得到的答覆竟是“以前的隊長調走了”。

  現場調查:

  存疑建築已改換門庭

  半年前,本報刊發了《旅館停業又復工 街道仍在調查中》的文章,報道了新興里居民反映小區內一處涉嫌違章建築的問題。當時對於居民反映的建築是否屬違建,新興街城管科一位自稱張姓的男性工作人員,答覆記者需要進行調查才能確定,並稱“執法隊在履行程序階段,具體旅行程序的細節執法隊沒有告知”。

  半年過去了,又有社區居民向報社反映此處建築涉嫌違章的情況,稱之前的反映街道並沒有給予答覆,並強調稱,這個一直在建設的房屋是打通了34號樓體承重牆後擴建的,本報報道後的半年當中不僅沒有拆除,反而被改建得有模有樣。

  10月25日,記者又一次來到新興里社區,發現這個建築與半年前比更具規模。4月份還掛着“智行旅館”牌子的地方已經被安裝了新的玻璃門和擋雨板。不僅如此,黃色的燃氣管道從玻璃門上方,34號樓主管道的位置延伸出來,已經直接接到了這個新建的建築物的牆上。

  採訪中,一位小區居民告訴記者,新建的這個房子當初就是個小旅館,後來不幹了,今年勞動節前又開始裝修,而且總是在下午幹活,工程一直沒停,半年多就裝成了現在這樣了。

  新興街城管和綜合執法部門:

  城管部門換了隊長

  隨後,記者致電新興街道辦事處,一位自稱該街綜合執法隊負責人的高隊長説,他是6月份才調過來的,之前的隊長調走了。在記者通過微信提供2020年4月和10月半年間兩次拍攝的房屋照片之後,高隊長再次跟記者重申“我是6月份新調來的,之前這個地方的調查不知情。目前根據記者反映的情況已經讓隊員立刻聯繫房主,讓其提供房屋的房本。”對於今年4月份報道的情況,高隊長表示,當時他還沒來,這些事情不清楚。隨後記者提出想聯繫一下城管的張科長,但被告知“我們不是一個部門”。

  此後,記者再次撥打新興街道辦事處的電話,找城管科的張科長。大約30分鐘,半年前曾回覆記者採訪的張科長給記者打來了電話。記者詢問新興里居民反映的存疑建築的問題目前是否已經有了調查結果。張科長告訴記者:“之前綜合執法的劉隊長已經調走了,關於這個房子的認定我也不清楚。現在綜合執法隊長是6月份新來的,我剛才問新來的隊長,他説在聯繫房主,提供房本。”並坦言:“街裏主管我們的副主任也管綜合執法,我們都是平級關係,人家沒跟我説。”並表示可以見面溝通。

  10月26日下午,記者與張科長和高隊長見了面。綜合執法高隊長説:“我是6月份才調來的,您反映的這事是在4月份,我調來之前的事。”城管張科長則表示,“涉及違章建築的調查歸執法隊管,之前的劉隊長調走了。”那麼,執法隊長調走了,工作就可以不幹了嗎?對此,該部門的兩位負責人都沒有給出正面回覆。

  在進一步溝通中,高隊長表示,“我們跟這個房子的相對人聯繫上了,他説在出差,有房本,是今年年初時跟人家買的,辦的過户。”同時指着記者4月份拍攝的有工人正在施工的現場照片説,“這個地方看着不像是新建的,現在是新建的不允許,但如果是歷史遺留問題,就得做工作了。”記者再次詢問他們“是否確實看過房本”時,高隊長則表示“沒有”。

  隨後,記者將從居民處瞭解到的信息告知兩位部門負責人,同時建議執法隊可以到房屋周圍的高層去拍攝調查取證。執法隊高隊長立刻表示“自己無權進入他人房子進行取證”。

  對於居民反映的問題,新興街道辦事處城管和綜合執法部門除了“換人了”之外,並未給出其他更有説服力説辭。截至發稿,都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